首页 / 综艺 / 正文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来源:娱乐360 时间:2018-11-07 14:11

文丨大静

就节目模式来说,《奇遇人生》并非一个“全新物种”。“纪录片+综艺真人秀”已经有了一定体量的市场试水。《向往的生活》已热播两季,何炅、黄磊等明星在温暖的蘑菇屋中招待一拨又一拨远道而来的“客人”,生火、做饭、对酒当歌。新上线的《野生厨房》里,汪涵带领李诞等人,一辆越野车,几张挑剔的嘴,向野生美味食材和大自然美景出发。甚至《花样姐姐》《中餐厅》《妻子的浪漫旅行》《花儿与少年》等均是该模式下的“雏形”。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但《奇遇人生》依旧让人有“耳目一新”之感。旅行、明星、零台本、无事前设定,多种新鲜元素下,《奇遇人生》成为当下综艺市场里的一股清流,目前豆瓣评分达到9.1——2018年中国大陆播出的所有综艺里,《奇遇人生》评分排名第9。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令人无奈的是节目口碑与流量却并不成正比。据骨朵数据综艺排行榜,截至11月5日,《奇遇人生》全网播放量为1.7亿,在综艺总播榜排名第28位,市场占有率0.189%,刚上线一周的《野生厨房》单集播放量已达1.8亿,总播榜排名已超过《奇遇人生》。从流量来看,《奇遇人生》离爆款综艺仍有一定距离。

明星式“沉浸”,“泯然众人”时最打动观众

《奇遇人生》每一期都讲述了全新主题,节目发起人、主持人柳翰雅(以下简称“阿雅”)与嘉宾共同进行一场场面向未知的探索和冒险:小S非洲看象、春夏美国追风、窦骁印尼登顶、毛不易台湾再唱《消愁》、朴树畅游古巴、宋佳澳门会拳击手,真正向观众展示了世界之大,世界之多元。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但若只停留在走马观花的“旅”,也就不能让自己纵情跃入充满挑战和悬念的“行”中。与主流综艺中明星们浅尝辄止的短时间参与不同,《奇遇人生》每期拍摄周期在一周左右,明星们离开自己的舒适圈向未知出发,在这一过程中,明星的“沉浸式体验”被激发,他们不为人知的B面成为了节目中的一条脉络,指引着这场“行”的最终方向——或许如《奇遇人生》的简介:“俯仰天地,纵察人生,用探索世界的方式探索自己。”

所以就有了六期节目中关于明星“B面”的各个记忆点:譬如自我封闭的朴树难以适应热情奔放的古巴,既需要宣泄焦虑情绪又不得不将自己控制在礼貌与自律中,他无法与革命家切·格瓦拉的后代就古巴社会现状讨论更多,却愿意投入到古巴年轻人的音乐里享受节奏;春夏一次次勇敢追风,看着风暴几乎就要在眼前形成,却一次次擦肩而过,数次希望落空后,春夏情绪极为低落,直到追风人马丁说出“我不能为你们制造一个龙卷风,我只能带你们感受大自然”时,春夏才发觉自己心中的“着急”和目的的“不纯粹”。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再譬如宋佳带着狠劲儿的坚强、毛不易谈论生死时的坦然和面对身心障碍老人们时流露出的脆弱、窦骁异于常人的乐观和可靠、小S综艺谐星外衣下的敏感……《奇遇人生》将镜头对准明星,却放弃拍摄他们光鲜亮丽的一面。在这种镜头语境下,明星们展露“凡人”属性,情绪焦躁时也会失控,面对复杂场景时也会无能无力。他们身上的商业元素、商业价值均被弱化。观众最初被“明星”吸引,最终被他们“泯然众人”的一面打动。这正是《奇遇人生》的魅力之一。

纪实手法的综艺运用,“不确定性”左右“剧情”

纪实是《奇遇人生》的底色,正如导演赵琦所说:“我觉得我们没有太多取巧的方式,其实就是很笨的一种方式,好好地守在那耐心地等着,然后稳稳地拍着。”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赵琦是中国知名的纪录片制片人和导演,曾制作和导演的作品包括《殇城》《千锤百炼》《中国市长》等,曾斩获的大奖包括艾美奖、伊文思奖、金马奖、圣丹斯大奖和亚太电影大奖。

不仅赵琦,《奇遇人生》总策划欧大明、摄影指导孙少光等均有着深厚的纪录片功底。在“纪实”基因的加持背书下,《奇遇人生》首先在画面上就区别于其他综艺。炙热的光、舒卷的云雾、藏着满满生机的草木、巍巍山河江海以及明暗的光影都被镜头精确捕捉,并夹杂着万钧之力透过屏幕扑面而来,画面可谓壮美震撼。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这种“纪实性”不仅体现在画面上,更贯穿在节目的内容中。阿雅和赵琦仅对每期主题和地点进行大致设定,对过程则完全“顺其自然”,正如赵琦一贯的主张“一切突发事件都比安排的东西有价值”。也因此,《奇遇人生》的叙事方式极为真实,不确定性始终引导和左右了“剧情”。

阿雅与窦骁满怀期待去攀登查亚峰,却被连绵不断的雨阻隔住脚步只能在酒店里挨过漫长等待。5天后雨停出发时,阿雅却因高反无奈放弃登山计划;毛不易与三位临终关怀志愿者练习了许久《甜蜜蜜》,却因为版权问题无法上台献唱,成为台下一道落寞的身影……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虽然“纪实”成为《奇遇人生》的一大“卖点”,但就最终展现效果来看,“纪实”手法有利有弊。“利”在于节目调性的真实不造作,“弊”在于起承转合的缺失和不完整。这也决定了受众的“高门槛”,能心无杂念耐着性子看完的已属不易,能充分感受、形成认知的就愈发少了。也因此,《奇遇人生》成为网友口中的“深夜综艺”和“文青综艺”。

客观来说,《奇遇人生》亮点颇多,无论是在综艺真人秀领域对明星真实情感的持续挖掘达到的疗愈效果,还是在纪实领域贡献的一帧帧质感满分构图炸裂犹如大片的画面,或是两种形式交织下,这档节目透露的“安静和高级”。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它满足了普通观众探索世界、探索未知的欲望,同时在洞察中向观众传输着创造者的价值观:借临终关怀中心发出的生死探讨、借春夏之口说出的金钱态度、借拳击冠军蔡宗菊表达的朴素奋斗观……这或许才是创作者真正想表达的社会与人类的大议题。

《奇遇人生》亮点颇多,却反流量而行

意图宏大的同时,这档进行着“跨界”探索的节目不乏争议。这从节目收到的低分评价里可见一二:“景色的壮美掩盖了创作者的平庸和节目的无聊”、“程度浅了点,综艺感不强,旅行片也算不上”、“没情节、没情绪,就是平淡的记录了一个人去外地的故事,甚至连故事都没有”。

缺乏综艺感、情节缓慢、叙事脱节,这三样成为《奇遇人生》负面评价的重点。其原因也不难分析:纪录片追求叙事的真实与严肃,“加工”是大忌。综艺真人秀要求节奏和爆点,“无趣”是原罪。两者模式与元素本就非互补,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是碰撞和对立的“矛盾体”。这要求创作者必须要有坚定的侧重点和导向,将其中一方塑造成风格,另一方弱化为手段,以实现自身诉求。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往“综艺向”走,操作更为普遍和容易,观众也更易接受。《向往的生活》《野生厨房》等就是“综艺向”下口碑与流量双丰收的好例子。

《奇遇人生》的问题就在于它代表着主创团队更大的野心和企图:阿雅已经迈入40岁,她急需打破那个为讨好观众、用力过猛地在舞台上唱着《红豆》和《壁花小姐》的自己。赵琦则愈加熟稔这种方式,他的《殇城》记录了地震后的北川,《归途列车》聚焦春运大军,早已“窥见”了这世间太多无奈。自出发开始,这两人就把《奇遇人生》往难度更高的“纪实向”带,这也造成了《奇遇人生》的矛盾——主题过于深刻,影响了其综艺氛围;综艺化的舒缓,又让话题的深刻性打了折扣。

流量与口碑不成正比,或许正是“综艺真人秀”与“纪录片”之间的“水土不服”。而这两者间有无更“雅俗共赏”的均衡点?形而上的价值观有无对观众更具吸引力的落地方式?主创团队如何以强烈的自我风格引发更广范围的大众共情?这些问题,不仅值得《奇遇人生》思考,更值得所有业内人士反思。

让小S痛哭、朴树真香的“奇遇”,揭露“人生”B面,反流量而行

甘瓜苦蒂,天下物无全美。《奇遇人生》在流量上的暂时“失利”令人惋惜,但它也绝对是一个完美的“启蒙者”,在成为观众看世界“入口”的同时也成为价值话题的“出口”,在逐流量而行的市场里,这种尝试实在难能可贵。

相关资讯
今日热门
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