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 / 正文

李佳隆:不要只听《星球坠落》,我还有很多作品…

来源:娱乐天地 时间:2018-10-01 12:12


▲ NOWRE TV 独家原创视频


相信大家都知道近期一档火热的 Hip-Hop 综艺节目 ——《中国新说唱》,无论你是否关注,应该能在网络上时常看到不少关于这个节目褒贬不一的评论。从去年开始,Hip-Hop 就被越来越多人所接触,整体上看 Hip-Hop 文化在国内似乎迎来了普及化的上升期 ,但由于节目的综艺性,使得多数人难免只从流行和娱乐的角度去看待这个文化,可以说,进一步理解和喜爱的还只是小众,这一点,可以从一首歌的热度中看出…


在上周,《中国新说唱》迎来了淘汰选手的复活赛,在争夺复活名额的六人中,李佳隆在其中略显 “特殊” ,因为他既没有周汤豪、王闪火、艾热这三位将比赛进行到后期的选手热度,也没有小青龙在上一季就积累的人气,更不像满舒克在节目前后都不低的知名度,可以说,李佳隆能站在复活赛上,确实有他的过人之处,和前面几位相比,毕竟也是个新人。


(图片来源:sina)


提到李佳隆,就不得不说他和艾热在节目中表演的单曲《星球坠落》了,这首歌不但火遍整个网络,更是时常霸顶各大平台榜单的前三,因为复活赛的名额是网络上进行的投票制,《星球坠落》背后的人气和热度相信也给李佳隆带来不少的支持。但这也为他带来一个问题,走到哪里,都被贴着这个标签,甚至人们只知道这歌但却喊不出他的名字… 


不可否认,两轮节目推动了大众对 Hip-Hop 音乐的接触,但从这样的现象来看,我们是否可以设想,在节目开启的 Hip-Hop 大门下,绝大部人对这个文化的认知还只是浅层的呢?因为缺乏认知,大众是否还只是停留在注重歌曲流行属性的心态、审美来对 Hip-Hop 音乐作出评价呢? 



为探讨这个现象,我们便采访了这个话题的主人公 —— 李佳隆,同时作为比赛中的 “黑马” ,又是当下实力和人气兼备的新人 Rapper ,他的视角中,是如何看待这些问题的呢?




JelloRio 李佳隆

Rapper(出人头地 OTTNO)



「除了《星球坠落》,我还有很多好作品」


此前的一些头盔定制作品(以上图片来源:张东辉)


你在节目里 “再次复活” ,从离开到再次站上这舞台上,心态会不会不一样了?


李佳隆:最开始的时候,其实我把这个比赛看得比较重要,但当我被淘汰时,我内心平静了很多。看得太重要反而会丢失原本最纯粹的东西,所以后面又回归到了自己想要的很随意、平静的状态里面,这样我才能去思考更多的东西。


《星球坠落》是你节目里最大的 Tipping Point(爆发点),到现在还占据着一些排行榜的前三,“一夜爆红” 这种感觉虽然值得高兴但其实很危险,在这之后有没令你产生过什么危机感?


李佳隆:其实我就比较担心听众不是为了听我的东西而听那首歌,怕别人不是想了解我这个人而去了解那首歌,但其实我还有更多的作品,不只是《星球坠落》。而且无论我走到哪,有人把我认出来后说的都是 “那个不是什么《星球坠落》吗?” 或者我去买鞋买衣服时,店员就会在店里马上把《星球坠落》放出来,这样做反而让我越听越烦了,我也在不停做新的东西,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听我其他的作品。



有人认为说唱文化 “不该被商业,需要保持在地下才有魅力” ,有人认为 “文化发展和普及则需要更多方面的力量” ,作为过来人,你有什么感同身受的吗?


李佳隆:我觉得就当今的说唱圈,商业肯定是必须的,毕竟说唱歌手也要吃饭,重要的是看你从哪方面做,就比如我,虽然我也平时也会接一些商业活动,但我会挑选哪些是对的哪些是正的,并不是什么都会接,这个是文化的推动所需要的,包括国外也有这样的状况,不然的话是不现实的。其实我也不喜欢 Hip-Hop 总被娱乐消费,但这个文化突然在中国大火,难免有人把这个东西当成一个娱乐的点去看,这种状况的转变是需要时间来积累的,包括商业也是,虽然我也觉得很多商业 Hip-Hop 看起来都有点土,但后面懂这个文化的人肯定越来越多,所以以后的发展还是好的。



「作品的首要就是满足你自己」



你怎么看待狗哥不久前在节目上与各位 “音乐平台大佬” 评审意见不一的说法?


李佳隆:作品的首要就是满足你自己,我每一首歌就是从自己出发的,写的都是自己所经历的,不然会看着很假,所以我是认同狗哥的,对于说唱歌手而言,必须所有东西都是自己经历过的以及想说的,说唱歌手有他自己的审美、自己的风格,合适你就听,而不是为了所谓的市场和流行,所以我肯定不会为了取悦大众而去创作。我出一张专辑的话,十首歌里我至少有七首是我自己想表达的,另外三首歌我才会稍微偏向于大众,但也不会写自己不想写的东西。



作为 z 世代的年轻说唱歌手,《中国新说唱》的 “新” 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李佳隆:我觉得是国内说唱圈子里的一次革新,因为整体的格局已经在慢慢改变了,其实说唱更新换代特别快,尤其是风格这一点。所以 “新” 这个字意味着在国内大家都会慢慢的去喜欢这个文化、去听这种音乐,但我也不希望大家盲目的去听某一种风格,就比如目前多数人只听《星球坠落》,不过我觉得大家的审美也会慢慢的打开。 


节目里总是营造出一种新一代 Rapper 和 OG Rapper 的对抗情绪,包括他们的音乐风格,这两者在你看来是存在很强烈的对抗吗?还是可以并存的? 


李佳隆:我觉得是并存的,其实我跟节目里的前辈们关系都比较好,因为我愿意去接触他们接触的东西,甚至他们的风格和我这种新一代的风格融合在一起后还能碰撞出新的火花,这是非常有趣的。



 「淘汰造就一个《特别》的李佳隆」 


(图片来源:《特别》MV)


节目后你一直也保持着新的动态,听闻你要发布《特别》这首歌的音乐录影带,介绍一下?


李佳隆:《特别》写的就是我参加比赛之前和淘汰之后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和改变。我想表达的是,每一个人都是特别的,这不分你在做什么,但只要你坚持你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这样就是特别的。就比如说我在创作,并且坚持,只要我热爱,其他的都无所谓,能抱着这样的心态去做,那我做出来的东西也是特别的。


《特别》MV 封面(图片来源:网易云音乐)


李佳隆-《特别》MV


《特别》中歌词:“所有的都来的可贵,清澈得像平静的水” 听上去蛮意味深长的,对于你这样的年轻 Rapper ,这两句歌词是怎么被启发而出的?


李佳隆:第一句是我想表达的是一种感恩,对于节目的感恩以及对所有支持我的兄弟们的感恩,第二句表达的是我被淘汰后平静的内心,因为我觉得我得到的也够多了。


(图片来源:weibo@JelloRio李佳隆)



「精粹的东西就融入自身,不好的就甩掉」



再聊聊你自己,你开始做说唱时是否有受国内或国外那些音乐人的影响?


李佳隆:最开始做说唱是我读初中时,如果周杰伦算的话,那他也算一个。那时我爸经常看 NBA ,我就在里面听到一些说唱,虽然现在已经记不起名字了,但听起来非常有节奏感,我就很喜欢,后来家里买了新电脑,我就在网上搜了一下 “说唱” ,当时听的还是比较新的,比如 Eminem 、Jay-Z 这些,之后就听得越来越多,到了高中,我就开始尝试写歌,然后发出来,虽然当时没有几个人会去听,但我也一直做到了现在,稍微有了一点小成就。 


国内音乐人的话我觉得有分四川和重庆,比如说唱会馆以及 GOSH ,这些都对我有影响。国外的话就是 Chris Brown ,他的 R&B 风格很影响我,致使我去刻意的玩这种风格,去寻找那种感觉。我的特点就是,我会把喜欢的东西进行学习再把一些不必要的东西甩掉,只会有精粹的东西融入在我自己的风格里面。


很多歌都是你一人包揽了所有的事情,所以你对自身音乐的要求其实有着很强的把控意识?能这样理解吗?


李佳隆:我很早就去录音棚录歌,但那时觉得录音棚录歌的钱很贵,结果录音的人还不懂你的想法,那我还不如全都自己来弄,这样的话能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我觉得这样创作效率是最高的。


(图片来源:weibo@JelloRio李佳隆)


从新人的视角来看,节目出来之前和之后国内的 Hip-Hop 场景差异是什么?对你自己有何影响?


李佳隆:首先就是听的人越来越多了,大众会慢慢的去接受这个文化,这一点是好的,但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大家也开始盲目的去追随某一种风格,比如说 Trap,这一点在去年尤其明显,其实说唱还有很多风格,我觉得都挺有意思的,比如 Old School ,都是值得大家去喜欢的,不过今年懂的人是越来越多了。这其中的差异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我依旧做自己。 


Hip-Hop 是一个需要 Dig 和传承的文化,同时也需要不断适应正在改变的时代。你同意这个观点吗? 


李佳隆:这就相当于平常我做歌的方式,我会把新的东西融入进去,老一代的精神和风格我会 Respect ,但我还是会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我觉得有意思的话同样也会把老的东西传承下去,这得分情况吧。至于 “适应时代” 我也是一半一半,我会坚持自己的风格,但也会去听一些新的、有意思的东西,去寻找新的感觉,但肯定不会因为去适应时代就把以前的东西全都抛弃掉,而是一直不停的积累,更不会止步于此。



你不久前发布了新单《坠落》,整体风格有些 “言情” ,说说这首歌的故事?


李佳隆:我是在家里创作的这首歌,当时我女朋友就在我身边,这种甜蜜的氛围给了我灵感,我就赶紧写下来然后录,她就在一旁听着,我也不停的寻问她的意见,相当于是我们两个人的一首情歌。



有些 Hip-Hop 艺人会把自己打扮的很 “拿样” ,有些只是简简单单的 “朴实” ,你是属于哪种? 


李佳隆:我大部分的关注点都是在创作上,所以很少会去关注这些,也不会在意什么名牌,主要是好好做歌,但也不是说我属于 “朴实” ,有钱的话就另说了,哈哈。



你和出人头地签约给你带来最大的改变是什么?在你看来厂牌在 Hip-Hop 场景中起到的作用有哪些呢? 


李佳隆:首先变得更加成熟了,会顾虑的事情也越来越多,也开始得去面对一些压力,其次就是微博、网易云等更多粉丝的关注。当然做歌的心是永远不变的,还是像以前一样做歌。厂牌就是一帮兄弟在一起玩这个文化,也因为文化走到一起,互相欣赏,互相支持,从而产生一种凝聚力。


(图片来源:weibo@JelloRio李佳隆)




就像文章开头讲到的,两季的节目无疑起到了广泛的推动作用,可是大众通过这个媒介去接触 Hip-Hop 文化的同时,大多数人可能也止步于这样的 “接触” 。对于国内听众来说,Hip-Hop 属于舶来文化,初期只是浅层的接收也是无可厚非的,《星球坠落》成为网络 “爆款” 的现象,多多少少也说明了文化在生根发芽之前大众所呈现出的从众心理,更深入的理解和判断还并未形成。 


李佳隆采访中也提到,购物时被认出、会被以播放《星球坠落》“受礼” ,虽说此举本身无错,但是否也一种文化被 “娱乐化” 的体现呢?没有歌手愿意一直吃一首热单的老本,歌手和作品之间的影响也应该是相辅相成的。李佳隆在借用《星球坠落》得以大火后,并没有止步于此,而是接踵而至的更迭越来越多的作品,这是一个积极的例子,采访中他也希望,听众能在听完《星球坠落》之后,去了解他更多的作品。 



Hip-Hop 音乐在表达音乐人自身的同时,它所带有的创造性和给予听众独立思考的空间,是它所带有的独特魅力。《中国新说唱》就好比是一扇大门,让大众有了接触 Hip-Hop 的机会,并以综艺选秀的方式增加了 “娱乐性” ,从而获得大批关注,从中让《星球坠落》这样的作品能得以大火。可是,绝大部分的人也只是站在了 “这扇大门” 的门口,愿意踏进里面,对文化有更进一步理解的人,目前还是极为少数吧。 


欣慰的是,在综艺世界浮躁的 “追星效应” 现象中,李佳隆作为 Hip-Hop 新秀,还是通过作品的方式来赢得大众的关注。


(图片来源:《特别》MV)


作为听众,我们需要做的就更简单了,当你在台面上接触到某一首热单(不论国内外)的同时,也不妨去试着了解更多的作品,以及背后的人、事和文化背景,不然,待《中国新说唱》或《星球坠落》的热潮褪去,这就又显得像一阵风一样,吹完就算……



作者: Stan 

摄影师: liuyuanquan、seekwhite 

后期: liuyuanquan


热门内容

击以下图片查看


90 年代真正的美国街头风格,到底指的是什么?


Logo 小到看不见的 Supreme 联名,还有人愿意买吗?


热销的它真的集轻量、防风、防水于一身吗?




Advertising:ad@nowre.com

Marketing:info@nowre.com

相关资讯
今日热门
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