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明星 / 正文

李纯:「反派」人生,结业快乐

来源:娱乐天地 时间:2018-10-01 00:09

热搜大户《我就是演员》昨晚又成功占领微博热搜榜。



《我就是演员》李纯排练花絮照


这次它抛出的话题是一个「两难」的问题,关于「演技」,关于「尴尬」。一般人对这两个话题讨论的源头,细究起来,出处皆是「感觉」。大家因相似的感觉集结成了某些「共鸣」,「共鸣」进一步发酵成为一种「集体意识」。


有意思的是,认同和否认这种「意识」,无非是另一种主观「感觉」。


倒是当事人李纯,能在「感觉」之外,触及和明晰其他的点。



网络热度总会慢慢消散,直至成为无穷尽的互联网大数据中的某个小点。大多数的人们,并不会太在意自己昨天参与的是否是一件具有「神圣意义」事件的讨论。


只能说,节目的归节目,李纯的归李纯。


就好。


一篇关于李纯的专访,以飨观众。



李纯:「反派」人生,结业快乐


采访、撰文:吕彦妮





卫嬿婉是整部《如懿传》里最能「出彩」的一个反派,不动声色地就能借他人之手,将自己仇恨、嫉妒的对象一一「赶尽杀绝」。尚在剧本创作阶段,就有不少人对这个角色摩拳擦掌,最终她落到了演员李纯手里,也许偶然中也蕴含着一些必然。



李纯在电视剧《花千骨》中的剧照



李纯在电影《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剧照


曾先后在《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先后饰演过反派的她说,演过嬿婉之后一段时间内决意不会再接下任何这样的角色了,因为已经用过了全力,达到了某种极致。仿佛一个必经的课程,《如懿传》之后,这一课可算结业了。


她本来也不是这样心思多郁的人。




「吃饭睡觉打嬿婉!」


拍摄《如懿传》八个月有余,李纯经常晚上睡不着觉,即使阖了眼,还是多梦,「不是在杀人的路上,就是宫里又有哪里死了孩子。」睡不着的时候她就默戏:「明天演哪一场?我该让谁死了……」



拍到中途,有一天导演给她发信息,问及她心里所想的嬿婉的三观。「她没有三观。谁规定的三观?那规定的三观就一定是正确的吗?」导演登时回复:「李纯,我找你找对了。」最初导演汪俊看中的是一眼望去,李纯身上的那股神秘感——表面看不出波澜,内心大海一样翻腾。


「我本人不是这样的人,我非常挂相,我不高兴就会表现出来,哪怕一个眼神,我身边人都会发现李纯不高兴了。」


收敛起本我,扮演一个人群里的「异类」甚至「敌人」,她就甘愿地已经把自己完全交给这个角色,进入她的人生和思考方式里,是演员的一种尽责吧。尽管,她打心里不认同这样的人格,也接受不了。那就全凭强大的同理心吧。李纯在开拍之前就翻烂了剧本,拨丝抽茧般为嬿婉的行动找到符合人性的合理之处。


李纯内心对嬿婉是「抵触」的。这么坏,怎么演?她开始在人物的成长过程里寻找她一点点改变的线索。「她的家世、她的好胜心、嫉妒心,这些弱点汇聚在一起,被无限放大了,于是就有了她后来的所作所为。但这些不是她独有的,而是人性根本的弱点,只不过她表现得比较突出。」


「我就把她当作自己,我真的是备受欺负,所以一定要反抗,把曾经看不起我的人,欺负我的人一定要踩在脚下。」



李纯饰演的卫嬿婉和辛芷蕾饰演的金玉妍,在某节目中「相逢」


嬿婉起初是金玉妍宫里的宫女,对手戏演员辛芷蕾饰演金玉妍,日日欺辱她。「启祥宫每天三件事:吃饭睡觉打嬿婉」,洗脚水动辄就泼到她身上是小事,顶撞了几句话,就要手举烛台过头顶,一跪跪一夜。拍这场戏之前,李纯问道具老师要来烧得正热的蜡油,抹在自己手上,抹到发红有了烫感,再演,跪是真跪,举也是真举,还没开机她就在那里准备起来,举到手开始发抖,快要坚持不住了也不放下来,眼泪生生就给逼了出来。「那一刻,在那里受苦的不是嬿婉,就是李纯。」


所以她不会像旁人一样站在边上对嬿婉指指戳戳评断她,她就是她,嬿婉要做什么,她都「陪」。



李纯在微博晒出的关于启祥宫生活的「搞笑」图片


心里有了底气,戏拍起来也就没那么困难了,只是会有点跳进跳出的分裂感。开机后她坏到筋骨里,卸下角色面庞又可以和同组演员打打闹闹嘻哈。他们默契地不让自己沉浸在太多针尖对麦芒的气氛里,因为说真的,嬿婉和大家的矛盾,还真就不是挂在脸上的。「戏里,嬿婉表面上和大家都一团和气,美美满满,很融洽。她是私下干坏事,而且是借别人的手。」


「妈妈你别担心我,我不是小白兔。」



李纯和妈妈的合影


妈妈去《如懿传》现场探过一次李纯的班,正好赶上的就是她在剧里早期受欺负的戏码。她在片子里受着辱,妈妈就躲在监视器旁边,后来爸爸告诉李纯,你妈妈哭了。他们入了戏,也分不出真假了,但就是不愿女儿这么辛苦,「跪在那,被人用脚踩着,他们看不得。」妈妈跟李纯说,《如懿传》播的时候我不要看,妈妈不敢,会伤心。她大大咧咧回她:「妈我很厉害的你看了就知道了,别担心我,我在里面把好多人给弄死了,我不是小白兔。」


家里祖辈都是善良的老实人,李纯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起来的。虽然小时候也没少挨过揍,是真的揍,爸爸把她当男孩一样教育——考试没考好上来就会吃一巴掌,不爱吃米饭就被恐吓,「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招,拿个菜篓扣在我头上敲我,我妈还在那笑。」就这样她还是不吃,于是面壁思过、打手心,样样训诫都受过。但她从来不记家长的仇,她知道他们爱她,再怎么委屈,一个人待一会儿也就好了。


小时候的李纯


10岁那年爸妈送她来北京上舞蹈学院附中,那一年她才1米39高,小草一棵。爸妈把她送到宿舍安顿好,要走了,她站在20层楼上的窗户边上往下看,爸爸就坐在操场旁边的石墩上,不舍得走。她在楼上哭。后来妈妈打电话说,你爸当时就在下面哭。他担心你。那是李纯所知,父亲第一次为她流泪。


现在相熟的朋友提起李纯都说她倔强,要强,她自己知道所有努力都是为了父母,「我不会任着自己的性子怎么高兴怎么来,凡事我会站在他们的角度想,我爸妈怎么高兴我怎么来。」


独自在外多年生活,养成了李纯报喜不报忧的性情,主意也大。


她记得12岁那年被同班男生欺负,「课桌都给掀飞了」、「天天哭」。有一年冬天的晚上她一个人在操场走圈,9点半熄灯要归宿了,她也不想回,就一圈圈走,看着不远处高高的教师宿舍楼,想着,「我从那从上面跳下去会不会死?」然后呢?「后来想想好傻呀,我不行,好冷,赶紧回去吧。我的思维是阶段性跳跃的,那一下子会觉得特别绝望。」


如今讲起过去,坦荡如李纯已经可以当做笑谈,但那不可知的漫长青春里她要怎么一个人捱过这些艰难的晚上,她不说。也被孤立过,因为专业成绩好,不成熟的孩子们开始谣传她各种流言。「我以前知道了就哭,慢慢就无所谓了。」


在团里做职业舞蹈演员时,她做出过一次「罢演」的决定,在一场《四小天鹅》演出前,得知自己的角色要被另外一个人以并不能让人信服的方式取代,她干脆从化妆间直接走掉了,彼时演出已经临近,她才管不了那么多,叛逆、自尊心强、有正义感,「很多事情我眼里揉不了沙子,也不能接受被人歧视。」


我们或可在这些李纯曾经的所经和所为中看到一丝她与嬿婉的接近——许有心境上的共鸣,但她们面对不公和伤害的反应、对策却全然不同。李纯直截了当地表达然后忘性极大地抛之脑后;嬿婉则在阴暗的角落里盘算着如何报复然后默默下一盘可怖的棋。


有朋友跟李纯开玩笑,你也算演过不少「反派」了,就不能学学她们身上的那些手段吗?「我就没那脑子,演完了立马全忘。你现在问我嬿婉说了些什么我都回忆不起来了。脾气,说到底,还是李纯的脾气,没让角色改变什么。」




「没有狼性的人」


这些年,李纯一直在演所谓的「反派」,从《花千骨》到《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也怪了,观众倒都没有那么一边倒地厌恶她,她也想过会不会有人分不清她和角色,跑过来责骂她,反而很少,算是一种宽慰吧。


她说其实每次演这样的角色心都很累,要一遍遍催眠和说服自己。朋友也劝她,要不演演别的?她怎么不想。但「女一」每次只有一个,试戏过了,导演总把她按放在女二号的位置上。没有爆棚的人气、流量,或者出道太晚?这些缘由,李纯自己都在心里梳理过了。这个职业是这样的,需要天赋才华,也需要磨砺等待,需要爆发力也需要耐心。


「我其实不太服气的。」她眼睛里射出一道光,真实得有点晃眼。机会就那么多,所以抓住了就要好好表现,摆在李纯眼前的现实是她尚且是「被选择的」,但被动里亦有主动,「让自己每一个角色都比上一个角色有进步,至少这是我可以自己把握的。」


太多了解她、喜欢她的人都希望《如懿传》之后她能被更多人认识和赏识,继而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机会。她对此看得淡然。「我知道我是一个没有狼性的人,不会为了自己得到什么而去伤害别人……你可以把自己变得更强大,而不是踩着别人往上走。」


李纯唯一认同自己与嬿婉的相似,是她们共有的「倔」,「别人越不肯定我的事情,我就越要努力,……我想做个好演员,但是很多现实压制我,让我失去很多机会,我就会告诉自己,我一定要变得更好。我一定要把主动权拿在自己手上。」




《如懿传》嬿婉杀青那天,是一场大戏,大审判,几乎所有人都在场,一桩桩一件件梳理这个女人做过的事情。6个小时,李纯跪在地上几乎没起来,听着别人的斥责,为自己申诉,然后就是哭。一趟洗手间也没去,因为身体里的水分都被眼泪带出来了。进大殿的时候是白天,出来天已经黑了。


拍完了,杀青了,一股失落感卷土上来。「我跟她生活了8个多月,我就是她,突然我也习惯了她的生活、她的语言方式,像那种拼命三郎一样天天往上冲,冲关打怪一样,每天升级。她突然走了,我要变成自己了,有点不习惯。」回到房间不想动,呆坐了很久。


她讲到此整个人也忽然灰了下来,眼神絮凝,不知思绪所向。李纯不说话的时候身上是有一股冷感的,她了解。很多年前的她比现在更凉薄,面对不相熟的人连笑都不笑的,对那种走到哪里都跟所有人打成一片的人,她一直抱有不解,「对谁都一样热情,跟谁都是好朋友,还能交到真的朋友吗?」


「我不希望变成趋炎附势的人、或者虚伪的人,我有时候就太实在了,反而容易得罪人。」所以李纯很少说虚妄之言,要说就「捞干的说,说完就完。」嘎嘣脆。


问她,到底想做个什么样的演员?她思量片刻:「我想做一个能传递一些能量的演员。我觉得演员是有使命感的,即便我现在还是个小演员,等我越来越好的时候,我有能力站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我要带着使命感把一些非常好的正能量,美好的东西传递给大家。」


愿她如愿,青云直上亦不改本色。



本文原刊于《时尚芭莎》



▼▼▼


-近期文章精选-


师者,胜杰


邓萃雯 人生哪里会次次都是主角


张雨绮,黎明前总是特别冷


霍建华:「是他在伤心,用的是我的眼泪」


辛芷蕾 :我不想输,我没有错


贾樟柯:我们做导演,有很「天才」的时候,也有很「混蛋」的时候,不能全怪演员


春夏:我做不到


王学兵:你不怕疼,就不会疼


童瑶:不做笼中鸟


周迅:你知道,我变不成真的做作


董洁,好好的


朱旭爷爷,别来无恙


常宝华走了,我们该珍惜了


我只是想要一种感觉,叫属于,你也一样吧


我不讨厌《邪不压正》了,倒是开始有点讨厌自己


「我愿意看到乌云压过来,我想着你总会来救我的」


大家好,我是相声演员,我叫……


-部分人物故事精选-


萧玮 | 黄璐 | 张雨绮 | 张榕容 | 好妹妹乐队 | 秋微 | 

大鹏 | 陈萨 | 黄舒骏 | 余文乐 | 周一围 文咏珊 | 

陈凯歌 | 陈红 | 安悦溪 | 乔梁 |「极限男人幫」| 

范伟 | 迪丽热巴 | 胡歌  | 杨玏 江一燕 | 张艾嘉 | 

叶蓓 | 宋慧乔 | 霍建华 王学兵 | 马龙 | 董洁 | 

雷佳音 | 陈小春 | 吴彦姝 蓝天野 | 李屏宾 | 冯小刚 |

朱亚文 | 廖凡 | 窦靖童 | 陈坤 周迅 邓超 | 

陈奕迅 | 林青霞 | 王菲 | 梁朝伟 | 刘嘉玲 | 金城武 | 

| 章子怡 | 张震  | 赵薇 | 舒淇 | 杜鹃 | 鹿晗 | 易烊千玺 

刘雯 | 马伊琍 | 黄渤 | 井柏然 | 倪妮 | 孙俪 | 

| 李媛 李健 | 朴树 | 陈柏霖 | 董子健 | 黄磊 | 王凯 

李冰冰 | 宋佳 | 李荣浩 | 王千源 | 白百何 | 高圆圆 |

刘若英 | 王子文 | 吴秀波 | 岳云鹏 | 李宇春 | 

祖峰 | 吴彦祖 | 胡军 | 郭麒麟 | 宋仲基 | 南派三叔 

刘昊然 | 蔡健雅 | 张鲁一 | 彭于晏  | 何炅 | 陈数 |

张天爱 | 海清 | 韩庚 李淳 | 陈妍希 | 袁泉 | 

| 姚晨 | 梅婷 | 杜江 韩童生 | 李雪健 | 赵又廷 | 赵文瑄 | 

柯蓝 | 王珞丹 | 周冬雨 | 马思纯 | 张孝全 | 杨千嬅 | 

林依晨 | 靳东 | 罗晋 | 吴刚 | 金世佳 | 春夏 | 

吴越 | 吴亦凡 | 万茜 | 吴尊 | 陈粒 Papi酱 | 

 | 李治廷 | 李现 | 华晨宇 | 饶雪漫 | 黄晓明 | 钟欣潼 |

惠若琪 | 钟楚曦 | 辛芷蕾 | 谭卓 | 杜江 | 祖峰 |

欧阳娜娜 | 孙强 | 张歆艺 | 袁弘 | 景甜 |

俞飞鸿 | 陈伟霆 | 周一围 | 蒋雯丽 | 郭京飞 |

刘若英 | 谭凯 | 李泉 |


▼▼▼


-更多往期文章请点击以下目录页-


往期文章目录:人事万千 写不尽 读不够



文字均为原创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转载联系作者或本帐号。

微博:@吕彦妮Lvyanni


转载、合作、工作联络

362011091@qq.com

虽然微信改版

但是你还是能找到我的全部文章

都在阅读原文

⬇️

相关资讯
今日热门
娱乐资讯